煩煩的圍巾

我大概中了一種名為全職高手的毒。

若他先行离去

#乙女向
#刀片有
#ooc有
#文笔渣
#男神死亡
以上,雷者自避
别人都给自己发特别甜的糖,只我一个总发虐不起来的刀
......我恐怕是个傻的_(:3」< )_

叶修.

   刺耳煞车声响起,没有预期的疼痛却落入一个温暖拥抱,抬头,那人叼着的烟掉落。
   四周人来人往,可你的世界只剩下眼前那个你最爱的人。

   薄唇微动,一句保重便再无声息。

   别哭,哥会心疼
   乖乖等着,时间到了就來接你。


喻文州.

   他不愿你担心,尽管虚弱至极依旧勾着笑,可他不知道,他强撑起的微笑有多让人心疼。

   结果,还是迎来了这一天。
世界在接到病危通知的当下崩毁,情感全数消失,只余绝望。
   以往深藏的情意再无保留,望向你的眼尽是眷恋与不舍,不甘的阖上眼,陷入永恒沉睡。

   弄了本相册来不及送你,我把它收在抽屉裏,想我的时候就翻翻它吧
   还有,想提醒你的都写在笔记本裏了,记得看
   对不起,以后没办法照顾你了。



苏沐秋.

   嘿,你过得好吗?沐橙和阿修呢?
夺冠的时候我有看到喔,阿修真厉害,不愧是能赢我四百多次的家伙

   知道吗?
   其实我一直都在,尽管你看不到。
   不要为我流泪,如今的我,连替你拭泪都成奢望。

   人生的路,很长却也很短
   我等你,不管要等多久。
   所以......
   要连我的份一起,好好活下去哦。







看着自己的渣文感到生无可恋
不说了,先让我去一旁罚跪。・゚・(ノД`)・゚・。
还有想让我祸害的男神欢迎提出(ㄨ

盈满笑意的眼,如此澄澈
只一初见便沉浸其中
充满活力的你有如朝暾,散发着永不枯竭的温暖
让人忍不住想更接近你一点
有幸,在最美的夏天遇见了最好的你
17岁
你的人生正要开始,仿佛能在你眼中看见那些美好的未来
17岁生日快乐,我的小太阳
愿你前程似锦,愿你笑容永远灿烂

   黃少天,17岁生日快乐!!!

   有幸遇见,耀眼如阳的你。
满载喜悦的笑容、不时露出的虎牙、追逐荣耀的热情、落败的沉默不语......
   所有的一切,都如此讨人喜欢

   看着你受挫、成长、茁壮,最终夺得荣耀
   内心的激动,早已非言语所能轻易传达

   总有一天,你也会离开荣耀这座竞技场
   但我心中的夜雨声烦,只有你。

   要多少巧合才能知道全职高手?
   必须付出多少幸运才能遇见你?
   我不知道。

   但我希望
   未来的每个夏日,都有你。

   生日快乐,我最爱的剑圣
   愿你的笑容永远灿烂
   愿蓝雨的夏天,永不完结

                               2017.08.10

寫為了讓姑姑六星返魂桃桃的情況
嗯,桃桃我對不起你。
文筆渣慎入呦!!!

-

   她哭了。
   我從來沒見她這麼哭過,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
   用來拭淚的袖子早已濕透,紅腫的眼讓人看了不捨之極,忍不住想將她留下。

   可是,我別無選擇。

   「明明都讓我覺醒了,為什麼還要把我返魂?」
   忽然,啜泣聲停了,澄澈的眼直視著我,能清楚看見裡頭夾雜的不解與悲傷。

   「對不起。因為輸出真的不夠,姑姑非得上六星不可......」
   「是麼......不怪你。」
   展露笑顏道別,踏入神龕,光亮之後只餘一疊御札,那抹粉色倩影早已不再。

   起風了,夾雜著瓣瓣桃花。
   也許是錯覺吧?我似乎又聽見她對我說話。

   「下次回來,可不能再返魂我吶。」
   不會的。
   下次,一定好好把你養大。

*文筆極差
*排版無能
*我寮日常
*鬼使黑視角
*無cp!!!!!!!
*寮主私設為一名因為家族的關係即位的少年陰陽師,雖然能力不是很出眾但非常寵愛自家式神

可以接受ㄇ?
可以的話
就......
繼續往下吧(掩面逃跑

-

   今日,一如往常的和弟弟領著達摩們外出,正要踏出門口卻被寮主的傳音符攔了下來。
   「鬼使黑,過來我這裡一趟。」
   寮主這傢伙今天是怎麼了?
對我的稱呼變了,還讓身為主輸出的我留下......發生什麼事了?
   雖然不太願意弟弟獨自帶領隊伍,不過既然是他難得的命令、隊伍即將前去的地點也不危險,就留下吧。

   「弟弟你可要小心點啊。」
   「我又不是你,做事欠缺考慮、少根筋又老是闖禍......」
   「弟弟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哥哥我呢?哥哥我可是會傷心的阿!」
   「好了,隊伍要出發了,你還是快點去找寮主吧。」
   「那,你路上小心啊。」
   「嗯。」
  
   寮裡靜悄悄的,式神們不是剛歇下就是剛出門,長長的迴廊只餘我一妖。腳步聲迴盪,時間彷彿停止了流動,不知走了多久,也許只有五分鐘吧,寮主的房門出現在我眼前。
   省去了不必要的禮節,直接拉開雕花精美的日式拉門,寮主端正的跪坐桌前,手捧著茶杯、眼眶微微泛紅,似乎不久前哭過。

   「真難得,你竟然會想和我單獨說話。」
   寮主啊,非常害怕單獨和人面對面談話,就算對方是他喜愛萬分的式神也一樣。這是我第一天到寮裡時弟弟特地吩咐我的,還特地叮囑我要找寮主一定要有其他式神陪同。
   可是,現在這傢伙單獨找我談話了,到底是什麼大事逼得他不得不這麼做?

   「鬼使黑,你怨我麼?」
   嗯?找我只是為了問這個?
雖然覺得這問題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過看他的表情,似乎很在意這件事的樣子......

   「我不懂,我該怨你什麼?」
   「怨我無能。沒能給你和白裝好御魂、買新衣就算了,還總讓你被人嫌弱,明明你們是如此強大的妖怪......跟無能的我簽訂契約,委屈你們了。」
   語畢,淚珠墜入手裡的杯,給杯裡涼掉的茶水添了名為悲傷的調味料。此時的寮主不再是那個能力強大的陰陽師,只是個無助的少年。

   略顯窄小的肩,扛起了整個寮的責任,可你依舊笑臉迎人;想盡一切辦法給我們最好的,卻仍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我要多狠心,才能對如此溫柔的你生怨?

   「我不怨你。御魂和衣服,以後還有機會拿到;我不夠強是事實,再努力就好。而且,我能同月白重逢,都是因為你啊。」
   聽了我的話,少年漾開了笑,淚卻落得更兇了。又哭又笑的他,看起來有些愚蠢,卻也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的月白。

   「別哭了。看看你,現在哪有一點看起來像外人口中的少年陰陽師啊,都哭成花貓了。」
   「黑!不要嘲笑我!」
   伸手替他拭去淚痕,還不忘調侃他幾句。果然,還是笑臉最適合他了,淚水什麼的,就讓風帶走吧。

   「月白應該快回來了,要一起去庭園迎接他們嗎?」
   「當然!順便帶一些點心過去野餐吧!」
   「好主意,就交給你準備了,我去找弟弟啦!」
   「你個死弟控!太奸詐了!」
   吵吵鬧鬧,卻洋溢著笑聲,這就是我所選擇的陰陽寮。不是很強大,卻是背後支撐我們的力量。

   這裡是月白選中的寮,而你,是月白親自認的主。
   我相信月白,也相信你。
   所以,這個寮和月白就交予我守護吧。

突如其來的想念
可惜,你不在

無題

#排版廢
#標點符號用法超怪
#算悲劇吧
#總而言之,慎入
復健中的渣渣小文手
雖然不清楚自己在寫啥還是弱弱求指教
以下正文。
↓↓↓

   「如果我死了,抹去關於我的一切,好嗎?」

   自那天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那個男人。
   那個沒事纏著繃帶、成天泡在女人堆又嚷嚷著要自殺的傢伙。
——太宰治,我昔日的搭檔。

   他是你的搭檔,要好好相處。
因為首領這句話,我的人生便與那男人有了交集,緣分的絲線也因此纏繞在一塊,成了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沒事纏什麼繃帶,怪人。
——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
說來可笑,我現在最想念的,就是那個纏著繃帶的怪人。

   認識他之後從來沒發生過好事。
帽子被藏到高處、飲料中被加了奇怪的調味料、最喜歡的點心一眨眼便不翼而飛什麼的,日日上演的追逐戰成了港口黑手黨茶餘飯後的話題,甚至連首領都知道了這件事。
   可是......就算他這麼討人厭,我還是希望他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他身上有種奇特的魅力,總讓人不知不覺的將目光聚焦在他身上,不論性別、無論年紀。
   或許,這就是我雖然討厭卻時常盯著他的原因吧?

   盯著那鮮紅的眼眸,彷彿墜入了深不見底的血潭,令人無法自拔。

   他總是笑著,不論何時何地。
玩世不恭的笑、嘲諷的笑、虛偽的笑,每一種我都在他臉上看過,唯獨發自內心的笑沒有。
   也許,他的快樂也隨著織田作死去了吧?
偵探社的他,笑容比起以往真誠了許多,想必從那得到了不少慰籍。
   真是的,終於能讓人省心一些了。

   想著想著,嘴角也不自覺的上揚,再次浮現腦海的,是幼時的爭吵不休、是執行任務的默契、是多年後的重逢,還有......他冰冷的遺體。

   看著墓碑,橘髮男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不知道在想甚麼。
   突然間,男子手一揮,將手中的酒瓶砸向墓碑,力道大的連墓碑都震歪了,飛濺的碎片在臉上劃出傷痕,鮮紅的血珠在地面開出了朵朵血花,美麗的刺眼。
「你怎麼可以這樣就死了!不是說了你只能死在我手上嗎!」

   他的雙眼似乎籠罩著一層水霧,雖然沒有流淚,卻比流淚更讓人心疼。
雖然總是吵架,雖然總說著討厭他,但其實他早已成為自己生命中,想忘也忘不了那個人了。

   也許是因為不勝酒力,也許是累了,男子依靠著墓碑便陷入了沉睡。
   半夢半醒中,似乎見到了整日思思念念的那人自遠處走來,臉上依舊掛著那欠扁的笑。

   「小矮子,結果你還是來了。」
   「我只是來嘲笑你的。」
   「是嗎?那你為什麼哭?」
   「我才沒有哭!」
   「......喂,中也。」
   「幹嘛?」
   「忘了我。」
   「我不。在親手殺了你之前,我絕對不忘。」
   「那好,我等你。可不要太早來找我喔。」

   語畢,褐髮男子身影越漸透明,最終化作虛無,徒留橘髮男子掩面跌坐在地,倘若仔細看,還能從指縫看見晶瑩的淚珠。

   你瀟灑的轉身離去,卻留我獨自面對孤寂的未來。
   太宰治,你可真狠。

   墓園裡,一名橘髮男子斜倚著墓碑熟睡,不知夢見了什麼,淚珠自眼角不停滾落,薄唇卻兀自勾著笑。
想必,是一場永遠不想醒來的夢吧?

嗯,轉移新陣地來到了Lofter
請各位多指教啦ε≡≡ヘ( ´∀`)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