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煩的圍巾

休息一年,然后回来
生贺浮水有事请小窗(//艸//)
_
_
_
_
极重度少天成瘾,偶尔爬墙吹喻吹王
全舞迷妹,首推江山副推李浩
产出:全职98%,其余看脑洞
*全职杂食,有少天的除喻黄喻、叶黄叶其余友情only

花蚀症

#王喻
#内含些许叶黄
#私设病症
原本只想写端子结果......嗯
专业作死就是我了(盖章
不会弄连结,病症详设请戳主页谢谢!

-

   蓝雨队长喻文州病重,暂歇一年。
这消息原本只是在粉丝间悄悄流传,从没想过会在电竞报纸头条看到这则消息
   近几次比赛喻文州看起来消瘦了不少,大家都以为只是为了战队太操劳,休息一阵子便会好的,没想到竟如此严重

   众人为此吵吵嚷嚷,而那个焦点人物,现正于北京某间医院静养中
「队长队长,我和老叶来看你啦!」
「少天来啦?坐啊,别客气」
依旧是那副温文儒雅的样子,可面容憔悴让人扎心
「队长,你真不试试么?」
「不了,我不想以后连朋友都不是」
「喻文州!!!你还想着以后?你知道你所谓的以后在阴间吗!你的自信和从容哪去了?你这么好他怎么可能不喜欢你?就当作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机会不行吗!!!」
「好了少天,回去吧,我累了。」
看着自家队长如此消极,黄少天气的都要哭了,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得了这种病呢?

   喻文州,花蚀症后期患者
一般人初期或中期便会治癒,而喻文州......也只能说他太过固执吧
坚持着不肯去告白,拖到了现在,翠绿的枝条自心口蔓延而上,本就苍白的脸在鲜红花苞衬托下白的吓人

  退出病房,黄少天还是忍不住掉了眼泪。
   喻文州是他的队长,更是他最好的朋友,他俩的人生几乎大半都有对方的身影,而今喻文州就要死了,洒脱如黄少天终究还是舍不得
「叶修......你想想办法吧,我不想队长就这样离开」
「不如这样,我们找王杰希来,让他自己和喻文州谈,怎么样?」
「让他们自己谈?这样好吗?我们连王大眼是不是弯的都不确定,更别提他喜不喜欢队长了」
「你看王杰希那样像直的吗?」
「可他如果是弯的估计也是和方士谦一对啊,看那个方士谦一口一个小队长的叫,多亲啊」
「反正试不试都是个死,黄少天你到底想不想喻文州活着?」
「好好好我听你的就是了」

   黄少天不愧是机会主义者,第二天就趁着王杰希没有比赛将他拐到了喻文州所在的医院
「来医院做什么?」
「不要问,跟我走就对了」
「黄少天你到底要干嘛?」
「带你去见我队长!这个答案你满意吗?花蚀症听过没有?队长得的就是花蚀症,现在已经末期了。都是因为你!王杰希!!!队长喜欢你很久了,可就是不肯告诉你!这下可好,他再不久就要死了你知道吗!!!」

   喻文州快死了。
慌张、心疼、难过等情绪一股脑涌上,混杂在一块然后消失殆尽,最后只剩下一句「想见他」
王杰希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到达喻文州身旁的

   喻文州沉睡着,盘绕身周的植物似乎比昨日更茂盛了些,带刺的枝条如同荆棘盘绕的城堡,而喻文州就是故事里等待解救的睡美人
「黄少天,我要怎么救他」
「用你的血染红植物根部。而且队长是接近末期的患者,你还得亲自把这棵该死的植物拔起来,队长才会真正痊愈」

   爱果然会让人变傻,不管这人平时有多聪明都一样。
咱们的杰希大大话都还没听完就拿起一旁的水果刀准备朝自己的手划下去,幸亏黄少天手快,在他下手之前即时拦下
「王杰希你干嘛!!!你还记得自己是职业选手吗?你这样留下后遗症怎么办!!!」
「不是说要救喻文州只能用我的血染红植物根部么?」
「你傻啊!!!这里是医院,用抽血的不行吗!!!」

   经过一番折腾,好不容易将那棵植物解决了,黄少天说要回去稟报经理便留王杰希在病房,先行离去了

   什么时后喜欢上喻文州的?王杰希自己也不清楚。
可一旦意识到了,脑里满满都是他的身影、温润嗓音和眼睛
   大家总说王杰希眼里有万千星辰,可王杰希觉得,那该是形容喻文州的
喻文州的眼宛如毫无污染的星空,满天星子肆意闪耀,诉说着神对此人的宠爱,美的令人醉心

   「王杰希?」
哎呀,可算是把喻文州给盼醒了
尽管方才已在脑海中设想了千百遍和喻文州的对话,可面对真实的他还是不知所措
「喻文州,你......好点没有?」
「嗯。给王队带来麻烦了,抱歉」

   王队,从杰希换回了最初那个不失礼貌却疏离的称呼。
看来喻文州还是不打算告白呢
也是,这种事情一旦曝光,先不提他们两个的身份会造成多大的非议,光是自家亲人都不知道能不能接受了
喻文州坚决不捅破这层窗纸也不奇怪
「喻文州」
「王队有什么事吗?」
「喻文州,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

   结果还是用最俗气的句子告白了
没有浪漫的情景,没有象征爱情的玫瑰,更没有见证两人爱情的证人
   没有关系的,有你便足矣。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