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煩的圍巾

天吹喻吹王吹,蓝雨亲妈没毛病:)
头贴感谢米九酒太太( ´∀`)ノ♡
连结:http://mijiumiq.lofter.com

無題

#排版廢
#標點符號用法超怪
#算悲劇吧
#總而言之,慎入
復健中的渣渣小文手
雖然不清楚自己在寫啥還是弱弱求指教
以下正文。
↓↓↓

   「如果我死了,抹去關於我的一切,好嗎?」

   自那天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那個男人。
   那個沒事纏著繃帶、成天泡在女人堆又嚷嚷著要自殺的傢伙。
——太宰治,我昔日的搭檔。

   他是你的搭檔,要好好相處。
因為首領這句話,我的人生便與那男人有了交集,緣分的絲線也因此纏繞在一塊,成了一個解不開的死結。
   沒事纏什麼繃帶,怪人。
——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
說來可笑,我現在最想念的,就是那個纏著繃帶的怪人。

   認識他之後從來沒發生過好事。
帽子被藏到高處、飲料中被加了奇怪的調味料、最喜歡的點心一眨眼便不翼而飛什麼的,日日上演的追逐戰成了港口黑手黨茶餘飯後的話題,甚至連首領都知道了這件事。
   可是......就算他這麼討人厭,我還是希望他再次出現在我面前。

   他身上有種奇特的魅力,總讓人不知不覺的將目光聚焦在他身上,不論性別、無論年紀。
   或許,這就是我雖然討厭卻時常盯著他的原因吧?

   盯著那鮮紅的眼眸,彷彿墜入了深不見底的血潭,令人無法自拔。

   他總是笑著,不論何時何地。
玩世不恭的笑、嘲諷的笑、虛偽的笑,每一種我都在他臉上看過,唯獨發自內心的笑沒有。
   也許,他的快樂也隨著織田作死去了吧?
偵探社的他,笑容比起以往真誠了許多,想必從那得到了不少慰籍。
   真是的,終於能讓人省心一些了。

   想著想著,嘴角也不自覺的上揚,再次浮現腦海的,是幼時的爭吵不休、是執行任務的默契、是多年後的重逢,還有......他冰冷的遺體。

   看著墓碑,橘髮男子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不知道在想甚麼。
   突然間,男子手一揮,將手中的酒瓶砸向墓碑,力道大的連墓碑都震歪了,飛濺的碎片在臉上劃出傷痕,鮮紅的血珠在地面開出了朵朵血花,美麗的刺眼。
「你怎麼可以這樣就死了!不是說了你只能死在我手上嗎!」

   他的雙眼似乎籠罩著一層水霧,雖然沒有流淚,卻比流淚更讓人心疼。
雖然總是吵架,雖然總說著討厭他,但其實他早已成為自己生命中,想忘也忘不了那個人了。

   也許是因為不勝酒力,也許是累了,男子依靠著墓碑便陷入了沉睡。
   半夢半醒中,似乎見到了整日思思念念的那人自遠處走來,臉上依舊掛著那欠扁的笑。

   「小矮子,結果你還是來了。」
   「我只是來嘲笑你的。」
   「是嗎?那你為什麼哭?」
   「我才沒有哭!」
   「......喂,中也。」
   「幹嘛?」
   「忘了我。」
   「我不。在親手殺了你之前,我絕對不忘。」
   「那好,我等你。可不要太早來找我喔。」

   語畢,褐髮男子身影越漸透明,最終化作虛無,徒留橘髮男子掩面跌坐在地,倘若仔細看,還能從指縫看見晶瑩的淚珠。

   你瀟灑的轉身離去,卻留我獨自面對孤寂的未來。
   太宰治,你可真狠。

   墓園裡,一名橘髮男子斜倚著墓碑熟睡,不知夢見了什麼,淚珠自眼角不停滾落,薄唇卻兀自勾著笑。
想必,是一場永遠不想醒來的夢吧?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