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煩的圍巾

天吹喻吹王吹,蓝雨亲妈没毛病:)
头贴感谢米九酒太太( ´∀`)ノ♡
连结:http://mijiumiq.lofter.com

*文筆極差
*排版無能
*我寮日常
*鬼使黑視角
*無cp!!!!!!!
*寮主私設為一名因為家族的關係即位的少年陰陽師,雖然能力不是很出眾但非常寵愛自家式神

可以接受ㄇ?
可以的話
就......
繼續往下吧(掩面逃跑

-

   今日,一如往常的和弟弟領著達摩們外出,正要踏出門口卻被寮主的傳音符攔了下來。
   「鬼使黑,過來我這裡一趟。」
   寮主這傢伙今天是怎麼了?
對我的稱呼變了,還讓身為主輸出的我留下......發生什麼事了?
   雖然不太願意弟弟獨自帶領隊伍,不過既然是他難得的命令、隊伍即將前去的地點也不危險,就留下吧。

   「弟弟你可要小心點啊。」
   「我又不是你,做事欠缺考慮、少根筋又老是闖禍......」
   「弟弟你怎麼可以這樣說哥哥我呢?哥哥我可是會傷心的阿!」
   「好了,隊伍要出發了,你還是快點去找寮主吧。」
   「那,你路上小心啊。」
   「嗯。」
  
   寮裡靜悄悄的,式神們不是剛歇下就是剛出門,長長的迴廊只餘我一妖。腳步聲迴盪,時間彷彿停止了流動,不知走了多久,也許只有五分鐘吧,寮主的房門出現在我眼前。
   省去了不必要的禮節,直接拉開雕花精美的日式拉門,寮主端正的跪坐桌前,手捧著茶杯、眼眶微微泛紅,似乎不久前哭過。

   「真難得,你竟然會想和我單獨說話。」
   寮主啊,非常害怕單獨和人面對面談話,就算對方是他喜愛萬分的式神也一樣。這是我第一天到寮裡時弟弟特地吩咐我的,還特地叮囑我要找寮主一定要有其他式神陪同。
   可是,現在這傢伙單獨找我談話了,到底是什麼大事逼得他不得不這麼做?

   「鬼使黑,你怨我麼?」
   嗯?找我只是為了問這個?
雖然覺得這問題一點意義也沒有,不過看他的表情,似乎很在意這件事的樣子......

   「我不懂,我該怨你什麼?」
   「怨我無能。沒能給你和白裝好御魂、買新衣就算了,還總讓你被人嫌弱,明明你們是如此強大的妖怪......跟無能的我簽訂契約,委屈你們了。」
   語畢,淚珠墜入手裡的杯,給杯裡涼掉的茶水添了名為悲傷的調味料。此時的寮主不再是那個能力強大的陰陽師,只是個無助的少年。

   略顯窄小的肩,扛起了整個寮的責任,可你依舊笑臉迎人;想盡一切辦法給我們最好的,卻仍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我要多狠心,才能對如此溫柔的你生怨?

   「我不怨你。御魂和衣服,以後還有機會拿到;我不夠強是事實,再努力就好。而且,我能同月白重逢,都是因為你啊。」
   聽了我的話,少年漾開了笑,淚卻落得更兇了。又哭又笑的他,看起來有些愚蠢,卻也讓我想起了小時候的月白。

   「別哭了。看看你,現在哪有一點看起來像外人口中的少年陰陽師啊,都哭成花貓了。」
   「黑!不要嘲笑我!」
   伸手替他拭去淚痕,還不忘調侃他幾句。果然,還是笑臉最適合他了,淚水什麼的,就讓風帶走吧。

   「月白應該快回來了,要一起去庭園迎接他們嗎?」
   「當然!順便帶一些點心過去野餐吧!」
   「好主意,就交給你準備了,我去找弟弟啦!」
   「你個死弟控!太奸詐了!」
   吵吵鬧鬧,卻洋溢著笑聲,這就是我所選擇的陰陽寮。不是很強大,卻是背後支撐我們的力量。

   這裡是月白選中的寮,而你,是月白親自認的主。
   我相信月白,也相信你。
   所以,這個寮和月白就交予我守護吧。

评论

热度(1)